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弯道超车


【文章来源:新时代信用概论副主编、人类命运共同体决策学编委会副主任、全球防疫物资信用评级白皮书编委、北京市法学会互联网金融法治研究会常务理事、中国人民大学法治与社会治理研究中心专家顾问、香港国际网络电视台总顾问、新华社高级编辑 杨兆波】

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弯道超车 

香港网视北京6月19日专讯  那些想着走捷径的人,最后往往走许多的弯路。有的结局可能会很惨。学习与创造必须扎扎实实,千万不要抄近路走捷径,也不要弯道超车。比如芯片与光刻机,它的算法等等核心绝对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积累与发展,特别是对于数学的基础研究要厚实。在这个方面,任何的投机取巧都是不可能完成芯片研制的。就拿这个信息与大数据时代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人工智能来说吧,它可是计算机技术发展到高级阶段,融合了数学、统计学、概率、逻辑和伦理等多学科于一身的复杂的巨系统啊。它可是当下所有信息技术所不能达到的高级应用。其最为核心的技术便是人工智能的那个算法。比如,如何让计算机能像人类一样进行思考,如同人一样利用现有的知识进行学习并实现合乎逻辑的推理,这就是人工智能在算法上试图实现的目标。其技术绝不是一般的企业各公司能够轻轻松松实现的。当下,国际社会公认的人工智能研发顶尖公司,如GoogleIBM等都投入了海量的各种资源,甚至动用了世界顶尖的数学科学家、计算机专家,也仅仅能实现了计算机程序的一定程度的智能化而已,从根本上还是距离真正的AI仍然相差很远的。

大家都知道,最近几年针对计算机系统的组件暴露的漏洞日益增多,最近Intel、AMD和ARM的CPU的两个新的侧信道攻击漏洞“Spectre”和“Meltdown”被爆出,虽然相关公司已经提供了固件和软件更新,但专家们认为自1995年以来几乎所有的英特尔处理器都受到影响。相关公司,如微软、谷歌、红帽、VMware等开始发布软件更新和解决方案来解决漏洞。看似全球的科技公司都在为相关漏洞积极寻找解决办法,但是对于我国工业企业,控制系统的工程师站和操作员站以及嵌入式设备大量使用基于Intel、AMD、ARM的CPU,同时却无法针对此问题进行有效的固件和软件更新,所带来的风险是无法预估和防御的。因此,工业控制系统本体安全的研究和工程化,成为解决工控安全架构安全的途径和方式之一。同时,以业务数据为核心的安全体系建立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大量应用,包括工业领域新技术的不断快速迭代,大数据、工业云等技术的不断试水,工业企业更加强调了高效、低耗、业务联动的特点,端到端的定制化需求要求信息流要快速而准确。而信息流中的业务内容、强调时效性的数据表达了客户需求、产品特点、原材料物流、生产排班、定制生产、产品配送等关键信息,这些信息所表达的数据形式、内容的关键程度较为重要。数据的准确度、时效性以及认证程度等,防篡改、防抖动的需求是极为迫切的,因为,生产的输入和输出,完全基于数据的信息流的完整程度和准确程度。因此,结合工业工艺的业务数据,同时也包括基于工业企业资产的数据,就成为工业企业安全体系建立的核心,也是技术和管理双向保障企业安全的基础。看上去以上问题挺简单,实际上做起来就难了啊。说到底这是芯片研制的瓶颈问题。

大家明白,由于美国史无前例的技术出口限制,中国在发展人工智能(AI)产业方面面临的挑战。一个核心命题是,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成就缺乏坚实的基础,因此很容易受到外部供应中断的影响。因为人工智能的成功需要掌握数据、算法和计算能力,而这反过来又取决于AI芯片的性能。增加具有成本效益和节能的计算能力是这个神奇的AI三角不可或缺的第三个组成部分。对中国人工智能战略的研究强调,中国庞大的数据集是主要优势。面对美国的技术限制,中国有哪些现实的选择来替代从美国进口的AI芯片,通过本地设计和制造,或者通过从其他非美国来源的进口?我们为啥屡屡遭受“卡脖子”呢?最终分析主要是我们的原始创新不够,大量科研经费花在重复别人的研究上。美国搞了引力波我们也要搞引力波,美国搞了互联网,我们也要搞特色互联网,别人搞芯片我们也要搞芯片研究等等,跟踪和重复的研究永远都不会领先。美国探索太空我们为什么不花大力气去开发海洋?美国人开发页岩气,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花大力气去开发可燃冰等;别人研究了太阳能发电并用其生热,我们为什么不研究将太阳光直接存储成光、存储成热?攀比与竞争,合作分工,为了人类更好地生存。

以互联网技术研究和创新的为例,互联网诞生于美国,其关键创新就在于分组交换的传输模式和TCP/IP协议下形成的“窄腰”结构,如果我们还是沿着美国或者以美国为主导的科研路线走下去,那么无非仍然是在这个既定的框架中打转转。甚至还有人提议我们打造了相同范式下的“中国互联网”,那只不过是铁道宽轨和窄轨的区别,或者是用220伏与110伏电压而已,还增加了互联互通的门槛和难度,典型的“不帮忙反添乱”。但埃隆·马斯克的卫星互联网则颠覆了这种模式。其实,根据专家介绍,工业软件不是软件的问题,是整个基础科学及其应用的问题,例如仿真软件的核心是数学、物理、化学等基础科学加上软件开发,里面软件开发的技术难度并不高。工业软件是指在工业领域里进行研发设计、业务管理、生产调度和过程控制的相关软件与系统。在软件行业中,工业软件只占很小的比例,却是工业制造的大脑和神经,堪称工业领域的“皇冠”,其中高端软件更是“皇冠”上的“明珠”。在近年来几次“卡脖子”事件中,工业软件和芯片是同时击中中国制造的“软”“硬”两把利剑。但芯片万众瞩目,相反工业软件作为“制造强国”最大短板却未引起社会各方足够重视。

尤其令人担忧的是,我国工业软件市场长期被欧美软件巨头严重垄断,国产工业软件较国际最高水平落后达30年。尽管我国工业软件起步不晚,甚至一度“百花齐放”紧随世界一流,但由于我国某些主管部门和绝大多数工业企业“重硬轻软”忽视软件化建设,关键工艺流程和技术数据“空心化”,再加上原来的国家“863”计划支持政策的中断,致使我国自主工业软件市场占有率,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25%急剧萎缩到目前不足5%,关键领域甚至全军覆没。实践说明了中国制造属于大而不强的现状,最突出的表现之一就是工业软件弱小和受制于人。没有强大的工业软件,就没有强大的工业制造。我国要实现制造强国就必须拥有自主可控的工业软件。今天,我们可以说中国是全球第一制造大国,拥有41个工业大类、207个中类、666个小类,是世界上门类最齐全的工业体系。但如果没有作为大脑和灵魂的工业软件的强健支撑,中国制造业再庞大的规模和体量都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。如果没有独立自主创新的工业软件,肯定我们的被动将会是长期的。

当然,我们对于美国的芯片卡脖子事情也不要害怕,因为美方限制中方使用其企业芯片的结果是歼敌一千自损八百。它迫使美企违约,即违反契约,自损美企和美国信誉,不讲市场规则与合同,以后再说什么反对政府干预、市场经济、自由竞争也是扯淡……同时,它导致各国企业防范美方和美企,不敢同他们进行深度合作,担心一旦翻脸,其结果是美企销售和投资市场缩小,逐步被其他企业替代。更重要的是在技术(专利)与市场的关系上,决定了市场的力量大于技术的力量,有技术,没市场,技术没法发展,而有市场,没技术,却可以逐步获得技术,所以从长期来讲,技术的优势可能竞争不过市场的优势,没有更先进技术可加紧开发,而没有市场技术会死掉,这是因为专利本身是有年限的如10年不等。美国提出限制中美科技交流的结果可能适得其反,科技交流是双向互利的,一旦限制科技人员签证,就像路透社调查显示,中国在AI技术方面的人才优于美国,我们会在半导体材料领域突飞猛进,相信不用很长时间,就会在芯片以及光刻机等方面取得进展,毕竟我们是人才大国。

【编辑点评】 芯片生产设备、设计软件、材料等在整个芯片行业里具有核心的领导地位。只要获得了这些资源,剩下就主要是通过钱进行投资就能建设相应水平的芯片生产厂。因此,如果掌握了这些领域,就基本可以确定中国在芯片领域世界领导性的地位。在这些领域,中国已经实现了飞跃性的进步。有关权威专家指出,我们有理由相信,打破垄断、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,是我国网信领域发展的重要历史使命。然而,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还面临着诸多难点。首先需要突破关键核心技术,而关键技术是“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”的,必须依靠自主创新主动突破。同时要打破垄断往往需要付出极大努力,经历较长时间,因此要加强研发力度和市场化引导,要把技术体系更换涉及商业利益、用户习惯、社会观念等问题,更换难度大且存在失败的风险。(香港网视编辑 邢小龙)
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

手机APP下载  

HONGKONG TVNET

香港国际网络电视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

地址:香港九龙旺角花园街好景商业中心2709室

TEL:00852-51653871

工作人员查询

  

© 2020 www.tvnet.hk  E-Mail:tvnet@tvnet.hk  

HONGKONG TVNET

观看记录